幸福是把温暖枪

买菜中

候机室也有健身设备了,我的梦想实现了……不过这次是南航

我真希望能够在那座古城里找到你儿时住过的旧房子,让我把耳朵贴在门上,隔着山河岁月,隔着你我之间无法逾越的人生悬殊,阅历深浅,听一听还是一个孩子时的你的笑声。

摇滚乐手抱个保温杯算什么中年危机?
真正的中年危机是这样的:
你38岁,大公司中层,你的总监小你六岁。公司里新来的应届生,波士顿大学硕士,月薪八千任劳任怨。大环境不太好,隔壁部门裁员了,你不敢离职,你位于北四环的90平米老破两居室,月供一万二,你儿子的早教班一学期两万。比你有钱的移民了,比你穷的认命了,你没地儿可去,你的工位是你的坟墓。
今早醒来你没晨勃,你比较在乎这件事,你老婆早就不在乎了,她晚上得陪孩子睡。同时出现状况的还有你的腰围和眼袋,发际线么拿刘海盖一下还说得过去。前两年兴跑步的时候你买过一身运动服,后来过年回家转送给了你爸。在你家帮带孩子的丈母娘执意扔了你家无线路由器,说wifi辐射对孩子不好,你抗争一番后还是用回了网线。晚饭间你老婆提起女同事们都拥有了号称中产阶级妇女标配的大牌电吹风,近期打折只要两千八还送烤面包机,你没接茬。
你在大学同学微信群里又联系上一个女同学,长得实在一般,但对你大概有点儿意思,刚发来微信说晚上请你喝酒。你顾虑比较多,怕对方走心纠缠,怕老婆发现跟你离婚,怕对方老公发现打你一顿,最主要还是怕自己临场硬不太起来。你想了十分钟,回了一句“今晚有会,改天我请你喝咖啡”就删除了对话,上次类似对话没删的后果是你老婆偷看了你手机,一礼拜没跟你说话。可你按时下班了,你不想回家,凑合着加入了同事们的饭局,他们聊股票和蜜蜡,你听不进去,一直走神儿,在手机上玩儿了一把斗地主,输了。你又打开微博,大家都在转发一个摇滚乐手抱保温杯的段子,你觉得太逗了。
你捧着手机,笑了。

颐和园
李缇和若古是理想中的感情,包容沉静,索然寡淡。我们是凡人,我们都是余虹和周伟,无法割舍对炙热的迷恋但又害怕失去自己,为了避免一切结束,而避免一切开始。都卑微到土里,却忘不了那些高远的事情。心中有个完美虚构的臆像,被每一个爱人饲养,最后归于一人,一个并不完美的人,具象的爱情又让自己迷茫,可能寻找和等待本身才是爱情


许久以后,他依然能回忆起那个下午,带着无限幽怨或是回望审视的目光。

在那个饮霞吞雾、俯瞰邦畿千里的城楼脚下的偌大超市,寥寥的大妈大爷,慵懒的购物意志。午后闷热郁结的空气,晴雨不定的天空,适合发呆吃瓜或是将中暑群众送医,但一定不适合了断爱情,就像无数国产编剧意淫的那些烂街的青春爱情片,打胎后的女主角必须要在秋风萧瑟的大雨中凄惶不安的和行将出国的男友告别。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是千年不变的主题,杰克要和肉丝在冰冷的海水中说完最后的台词,黛玉要在寒日萧萧上琐窗的时节烧诗稿,在这里我们要反复强调,在室内引火是一种无知的行为,即使这能强烈的表达你的某种态度。哪怕是在炎热的北非,亨弗莱鲍嘉也要西装笔挺的送走此生不复相见的褒曼,白瑞德船长要摔门离开绝望的斯嘉丽走入浓雾当中。导演说,暴雨预示着男女主人公老死不相往来,艳阳天说明他们还会重逢,至于浓雾天你猜……对比之下,在三伏天分手就显得很有喜感,满面油光的男人托起已经被汗水冲花妆容的女纸脸庞,各自心中默念一万个哎哟卧槽你丫哪位。

这是他俩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逛超市,就像相处多年相敬如宾的糟糠夫妻(自从举案齐眉这个词被互联网毁了以后,每逢聊正事儿就不敢再用这个词了)。

逛特大型生活批发超市这项活动,其实有着丰富的内涵,代表了一种安逸沉醉的生活状态,预示着情场杀手封刀隐市或是江湖儿女终生只给一人看卸妆脸的决绝意志,这个活动可以一直搞到英雄白首美人迟暮,和噪音广场舞一样喜闻乐见。

他俩从洗化区一路挑选到生鲜食品区,如同相伴一起走过秋冬春夏,购物车里放着澳洲来的牛排,台湾牌子的牛奶,本地的全麦面包,就好像这是她要准备材料为他操持一顿闪烁着柔情蜜意光辉的大餐。她挑剔着片儿好的三文鱼眼光却停留在三十斤的整条上,她不止一次的提过有位刀功很好的师傅精通项目处理,这让他倍感沮丧,也许这就是真情吧,连挑鱼片都是爱你的形状。

都快到结账柜台了,她顿悟似的想到还有欠缺,小跑着回头奔向二十米外挂着罗勒迷迭香鼠尾草的香料区,就在这一瞬间,她,亮了,他的世界亮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被验证了,可能是因为她的光速运动……让时间静止了。他看到了那跃起定格的发髻,看到那条棉麻长裙荡漾的后摆,看到那双总是容易松开鞋带的布面草鞋,他看到了那个在音乐节草地上做鬼脸的灯泡,那个在楼梯间跺脚看书的少女,那个穿露肩装热裤骑行在大波斯菊丛中大逆光回眸笑得很灿烂的女神。很可惜,许多回忆,不属于他。

记忆会随时间褪色,爱情就像朝露,但故事的寓意我们不能不分析一下:牛肉,为何不用中式做法?慢炖大蒜八角茴香干辣椒就行了,要什么五分熟薄荷百里香。

他们郑重道别,就如同早预感到了结局,双方小心翼翼隐忍克制,却又和宫斗剧一般充满了揣度和猜测,像是高手过招前的火力试探,这是典型的还未建立起信任感的松散组织形式,但又在短时间内达到了触及灵魂的各方深入交流,开始得太随机,过程很短暂,结束的很突然。

他喜爱她的深情和责任感,他出来混,也全靠这两个金字招牌,就差找个师傅把字儿纹在脑门上。这下事情就尴尬了,她若是回头,这是人设的自我根本否定,让原本的深情彻底变成了苟且。但若是不回头呢?炙热的用心戛然而止,如尚未燃尽的火箭掉落地面,砸坏了老乡的房子庄稼咋办?

东京爱情故事里那场车站错过的等待,也许早五分钟,就是恋人的重逢,而不是系在栏杆上在风中飘荡的白手绢。廊桥梦遗,好吧,廊桥遗梦里的红灯路口,姘头在前车,我和老公在后车,梅姨完美的演绎了纠结挣扎彷徨焦急,开门、下车、前行、上车,那就是另一段人生,可但是,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不就是来电这种虐心的结局吗,嘴上喊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票房给的都是你的爱人是你失散的亲妹子,即使分手她也会得绝症。

也许,那场不为赴约的等待,那次放弃选择的回归,就是一次最深情的告白。

真情如梦幻泡影,就好似浮生一梦。